首页> 话题专题

网文作者"现实身份牌":好故事背后没有"小人物""

时间:2019年03月05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沈杰群
0

最爱读《红楼梦》,想用笔留住忘不掉的人和事,写了一部30万字的爱情网络小说……哦,我们谈论的不是都市纯情女文青,而是一位年过六旬、曾在北京做街道保洁员的大叔。

如果有机会依次翻开网文作者的"现实身份牌",读者从中获得的惊喜,恐怕不亚于读一篇构思精巧的小说。毕竟,那都是真实饱满的人生啊。

最近,起点中文网"现实频道"的"爱情婚姻"类作品中,笔名"祝一二"的小说《来世再相爱》页面忽然闯进大批访客,且一个个都激动喊着"围观大佬""佩服大叔"。因为媒体的曝光,一个写网文的神秘"扫地僧"名声大噪。

60多岁的河北邢台人祝朝仕,2016年来到北京香山街道担任保洁员,每天负责清扫香山街道卧佛寺西路一段长600米的小马路。这条路北边的一座废弃小院,就是祝朝仕每天结束工作后专门用来写作的"书房"。

"写小说很辛苦,但乐在其中。"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联系上祝朝仕时,他刚换了一份植物园的新工作。

以自己和妻子的爱情故事为原型,祝朝仕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来世再相爱》写作启动于1996年,前后经历20年时间,于2016年才正式写完。因不会打字,该小说手稿由女儿整理后帮助发到网上。祝朝仕略微羞涩地对记者说,觉得自己小说写得"还不错"。

"我批阅二十载,增减无数次,总算写成一部小说。"祝朝仕在写网文作品简介时,也不忘提最爱的《红楼梦》。"《红楼梦》是大才子的伟大巨著,我这本小说是没有太厚文学功底的生活感悟的堆砌。我写这本小说时断时续,好多次曾想放弃。但一些人、一些事我无法忘记,如果我不能把他(她)们写出来,我想我将在忐忑不安中度过每一天。所以我硬着头皮写了下来……这些年里为了生计奔波,常年外出打工,有时间或挤时间动动笔"。

"满篇勉强话,一腔悲愤泪。作者不能忘,心里真是愧。"这是祝朝仕对自己小说的感悟。

起点中文网的编辑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像祝师傅那样,平时生活中看似平凡的"小人物",去网络文学平台实现写作"大梦想"的故事数不胜数。

根据日前阅文集团发布的《2018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截至2018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超4亿,占网民总量50%以上。"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能够通过网络文学平台进行创作、作品发布。不管年龄,不论身份,在网络文学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表达者,每个人都是生活的体验官,都可以成为‘追风筝的人'"。

有的"网文大神",是在外人看来"乏善可陈"的土地中,反而汲取到优质的养分。

擅长现代言情题材的青年网文作家"凤元糖果",代表作订阅量高达1.6亿次,位居云起全平台销售总榜单前十位。编辑提起她,往往讲得格外励志——这个农家女孩靠写作给家人在大城市买房了!

来自山东烟台农村的"凤元糖果",父母务农。在大学毕业之后、全职写作之前,她的职业身份一直是电商会计,在城中和同学合租一间卧室,工资不多,每个月还想着要攒点钱给父母。

"返乡伤痕文学",近几年春节在社交媒体上颇为流行,许多去都市闯荡的青年再难以适应乡村老家的一切。然而对于农村,"凤元糖果"的态度和其他青年截然不同。乡村里的家,自始至终是写作的能量站。

"有一次是快过年时的一天,下班后同事都回家了。我在街道上走,听到城里的鞭炮声,很触动,想到过年家人一起团聚,和妈妈包的饺子。""凤元糖果"的乡愁,转化为她写小说的核心动力和基本风格。"很多人会像我,毕业后也一个人在城市工作,有压力,想家。如果我写的故事能带给他们一些温暖,也许能让他们不孤单,释放压力"。

当网文创作取得不俗的成绩和收入后,"凤元糖果"依然视乡村为最大的"充电宝"。"田园风光让我很放松。我会去爷爷家一边喝茶一边听他说故事,听以前的年代是怎样的。我对他们的思维方式很好奇!""

而有的写作者,则在茫然摸索"现实身份牌"的剧情里,慢慢遇见属于自己的文学生命。

生于1993年的网文作家高鼎文,来自河南焦作,笔名叫"我会修空调"——请注意,这是一个很"写实"的名字,因为这个90后真的修过空调,并且还会笑眯眯告诉你,他不仅会修空调,还会修理小家电和冰箱。

从河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高鼎文进入珠海一家生产空调内部铜管的公司上班。每天工作8小时,周日休息一天。"那个环境很难受,珠海本身就热,夏天生产线上的温度基本上在40摄氏度以上。不过公司有高温补助"。

高鼎文形容在生产线上的自己,"认真踏实,不发表意见,默默干活儿"。而每天下午5点半以后的高鼎文,则属于另一个世界。

因痴迷《搜神记》,高鼎文高中起便想写小说。上大学时尝试写了一些中短篇小说,给杂志社、微博、微信公众号投稿,结果都石沉大海。"一直被拒绝,但我也没灰心,就觉得可能方法没找对,然后就开始写网文。""

每天下班后,高鼎文迅速吃饭、洗澡,晚上8点钟打开笔记本电脑写小说,写到12点多睡觉,第二天早上7点钟起床去车间开早会、上班。

"即使最平凡的人,也得要为他那个世界的存在而战斗。这个意义上说,在这些平凡的世界里,也没有一天是平静的。"这是高鼎文读《平凡的世界》时最欣赏的一段话,他悄悄写到了车间椅子的下面,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

"我每天写4000字,那本书持续写了80多万字——读者非常少,更多感觉是自己一个人在书写,就想尽各种方法坚持下去。"后来由于担心深夜码字影响同事休息,高鼎文搬出去租房住,更安心专注于写作。

2017年,高鼎文渐渐对当前工作产生了"无力感"。尤其在看完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后,他特别难受,认真反思当下的生活境况。"这样下去真的不好,所以我辞职了,去追梦了。""

裸辞,写作,听来颇有背水一战之感的举措,并没有立即兑换到幸运奖励。

这个卖力写小说,而缺乏很多书粉追随的90后写作者,无奈意识到"全勤写作"的收入仍然养不活自己,不得不寻求谋生出路,比如去老家亲戚的小家电修理门店做学徒,去电脑城做事等,一度还考虑重回珠海的"前东家"上班。

高鼎文"自黑"地笑称,那会儿他拥有一个QQ读者群,不到10个人。"我记得很清楚,我在读者群上面的‘公告'里写过:‘总有一天这个群的人数会超过100个!'对,当时很凄惨的"。

2018年8月,高鼎文的幽默悬疑题材小说《我有一座恐怖屋》上架。上架当天,他就打破了当年全网新人新书作者的纪录。得知这个逆风翻盘的好成绩后,高鼎文奖励了自己一顿烧烤。该小说上线半年后,仅在起点中文网就收获超过9000万的点击、数十万条评论、100多万名粉丝,一举打破起点中文网13年来新人月票记录。

那么再翻开往昔那些"身份牌",对当下生活的影响是什么呢?

高鼎文觉得,无论是生产线还是家电修理店,这些工作经历让他得到磨练,不畏惧失败,"其实也没什么"。

高鼎文如今坐拥七八个规模上千的大读者群——包括当年那个"凄惨"的群。

还有,高鼎文保证,他笔下所有修空调的师傅,一定都会拥有完美的结局。

(编辑:张钰童)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