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动态新闻

中国电影出海需要"轻装上阵""

时间:2019年02月2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李 强
0
电影《英雄》海报
电影《战狼2》海报
电影《长城》海报
2月17日晚,《流浪地球》官微发布了一条消息,称影片北美上映11天斩获票房382万美元,登顶近5年来中国电影北美票房冠军。考虑到影片仅在北美64个影院上映,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作为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科幻大片,《流浪地球》的票房不仅站上了中国影史第二,而且它的成功也已成为中国今年开年以来最重要的文化事件。但需要看到的是,《流浪地球》382万美元的成绩,距离影片自身品质所应达到的全球高度还有些许距离,它同时也反衬出近些年来中国电影海外市场拓展的艰难。在世界话语体系中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对于中国电影人而言依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亟须反映中国主流价值观的作品行销海外
不止是《流浪地球》,从《美人鱼》《战狼2》到《红海行动》,中国主流大片的出海之路总是伴随着国人的期待与失落。最近几年中国电影的海外成绩,始终就像隐藏在繁花之下的茎刺。2016年中国电影海外票房总收入38.25亿元,2017年则为42.53亿元,2018年数据并未公布,但从一些热门电影的海外票房数据看,情况并不容乐观。时至今日,国内影片海外最高票房纪录的保持者依然还是2002年的《英雄》。要知道从2002年到2018年,中国国内电影总票房增长了整整75倍,内外落差不可谓不大。
一边是对获得全球认可的强烈期待,一边是国际市场长期式微的现实,这种反差不由让人深思。其实,对于中国电影"走出去"之困境,国内专家学者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和讨论,大家普遍认为,中国对海外受众的研究过于粗放,缺少细致客观的定量数据支持,这导致了中国电影无法对海外受众的审美、价值取向和消费趋势做出准确判断,无法形成契合海外受众现实精神需求的话语体系。一言以蔽之,是由于对海外受众的认知不足所造成的内容生产与目标市场的错位问题,导致了中国电影及其背后的文化和价值观传播不畅的结果。
但是,且不说《卧虎藏龙》和《英雄》时代华语电影在世界舞台的辉煌,就说近些年来中国影视作品在海外取得的零星成就,就已经对上文的这一结论形成了很好的回应。2017年中美合拍的《长城》海外票房达到1.6亿美元,但国内舆论对此鲜有认可之声,除了影片故事自身的缺陷之外,合拍片的"基因"不够"中国化"恐怕也是重要原因;再比如,同属东亚文化圈的越南2017年十大热门剧集中,来自中国的影视剧占据其中4部,但因为这些作品充斥着商业裹挟下的小鲜肉、宫斗等元素,这让我们自感"不耻"于视其为文化传播的正面成就。对于一些已然呈现出的出海成果,我们要么评价其"不够中国",要么评价其"不够正面和主流",这隐隐透露了这样一种认识,即:只有当中国原创的、讲述中国故事的以及最重要的——反映中国主流价值观的影视作品成功行销海外,我们才愿意认可它是中国文化走向海外的一场胜利。在这种认识下,我们就不会奇怪,为什么继《战狼2》和《红海行动》在海外纷纷折戟后,《流浪地球》会承载国人如此多的厚望,又会因为这样的成绩而欢呼雀跃了。
   "中国故事"从来都没有站在"西方故事"的对立面
其实,中国电影出海的现实道路并不难寻,因为"中国故事"从来都没有站在"西方故事"的对立面。只是,当以《卧虎藏龙》《英雄》《一代宗师》等为代表的武侠/功夫电影高光时代逐渐褪去后,国人一边期盼中国电影出海的复兴,却又不甘于落入仅靠"中国功夫"包打天下的窠臼,希望在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题材上与好莱坞针锋相对,因为它们才是当下中国主流价值观的最佳载体。时至今日,我们也许需要回过头来,从那些行将被尘封的故事中汲取一些超越时代的养分。英国学者里昂·汉特曾就香港功夫电影中的白人反派形象做过如下表述:"像我这样的西方白人功夫迷也许会在某种程度上认同李小龙或是李连杰,但有时会发现自己其实也是‘鬼佬'中的一员,如同那些经常在李小龙电影中被羞辱的帝国主义分子或是美国空手道高手。我并不想把自己等同于《猛龙过江》中满身是毛、远不如李小龙那样魅力四射的查克·诺里斯。可是我明白李小龙与诺里斯的打斗中传达出来的爱国主义情绪在某种程度上是排斥我的。然而,只有作为具有后殖民意识的左派自由主义者的我才能意识到这种排斥,当我还是一名青少年李小龙影迷时,我并没有产生任何距离感。"对于里昂·汉特的这段叙述,我们常常是难以理解的,就像我们难以理解既然美国人如此热爱《猛龙过江》和李小龙,却为什么不爱"中国"。"全球电影时代"往往会消解在我们看来必须坚守的文化立场和价值观念。在西方观众眼里,《猛龙过江》当然是一个"中国故事",但它首先是一个"英雄的故事"。"英雄"的养成只有一条道路可走,那就是人性的成长之路。
中国电影人并不缺乏面向世界的格局和勇气,他们只是需要"轻装上阵"。自尊的背后是不容折辱的执拗,而真正的自信背后,是放下执念的淡然和包容,这既是对他人,也是对我们自身。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
(编辑:苏锐)
会员服务